sakura.瑄

一个永远活跃在别的太太评论区的鸽子精

bl无限流没有好文!不服来辩

如题,bl金手指无限流没有好文!!!

更没有剧情线感情线都能打文笔又好的文!!

(文荒了家人们)

炸考场的闯黑塔的过门的收集老攻魂意的四本我都看过了!!!


【路段 柏松 隽意】联动非典型阅读体 02

看这里!这章路段主场!每一对一章,我写的比较细。所以为柏松和意疏来看的就可以跳过这章啦,不影响下两章的。

我个人喜欢早点知道未来在一起了的,那种酝酝酿酿暧昧了大半个阅读体的我自己看着都着急——

这章阅读的片段是断断续续的,我把那种很露骨的地方删了(空间里那么多家长老师我自己都替他们尴尬)

留下来的片段就是能很明显地看出他们很恩爱但又不会太露骨。

所以这不就来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说一遍!我不短!(p_-))

(忘剧情的自己去看上文哈)


——


【一路往前,段嘉衍边走边看。

他很多年没来过庙会了,再加上身边的人,记忆中平淡无奇的庙会也有了趣味。越是朝前走,人就越来越多。】


恭喜我们的幸运儿小段被第一个抽(开)到(刀)。


段嘉衍看到第一个片段就是有关他的并不很意外,但他确实有些诧异。


他的确很久没去逛庙会了,小时候还去过几次,但随着他渐渐长大,付媛工作也越来越忙,即使他有时候来了兴致,但考虑到忙碌的付媛,又默默压下去了。更别说到后来贺云深生病,他更加不会提了。


但他诧异的不是逛庙会,他关注点在那句“身边的人”上。


身边人?谁?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付媛,但联系到“记忆中平淡无趣的庙会也有了趣味”又很快排除了。


付媛陪他逛庙会,他最多高兴会儿,但能让他对庙会感兴趣…还不至于。


那还有谁能让他这么高兴?


盯着屏幕上那个“身边的人”,段嘉衍脑子里不自主地冒出一个名字。


不会吧?


纯情无知段嘉衍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


应该不会,那人应该是江祈念!


嗯!小段同志自我安慰ing。


but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对段嘉衍来说)



【等到视野里出现枝繁叶茂的松树,路星辞停下脚。

一颗苍劲葱郁的常青松,枝叶云霞般铺展开来。昨夜才降了雪,夜灯将树冠上苍白的积雪照得格外清晰。

冬季夜晚,四周飞虫都很少。段嘉衍仰头,看见树上挂了成百上千块儿系着红绳的木牌。】


人群立刻炸开了。


“卧槽卧槽,快掐我一下!真的是路星辞?!”


“啊啊啊啊啊未来的校草还是好帅!”


“所以那个和段嘉衍一起逛庙会并让他对庙会感兴趣的人……”


“就是路星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磕的cp是真的!”


“!那个许愿树我去过!!!特别好看!”


屏幕上既有详细的文字又有对应的画面,庙会上人声喧闹,两个少年自然地牵着手,段嘉衍走边张望,眼眸里尽是人间烟火。身旁的alpha不动声色地护在他身边,为他避开人流。


许愿树上块块木牌寄托着人们的美好期望,大多都是祝家人身体健康、学习进步、或者求个对象什么的。


两个临近高考的少年一同来到这,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相比其他学生的激动,身为主角之一的路星辞看着未来的自己有意无意地牵着段嘉衍来到许愿树下,说不意外是假的。


自己最了解自己,他向来不信这些,路老太太以前也替他求过玉拜过佛,他都是哄着老人道谢,并没真正对此上过心。


 只是单纯地来求个签保佑下高考的话他还能接受,可屏幕上两人十指相扣的双手就差把“小情侣逛(约)街(会)”刻旁边了。


他即使心里一万个不可能也无法做“睁眼瞎”。



【“我查了一下,这颗是宁城最出名的许愿树。”路星辞侧头注视他:“听说很灵验。”

段嘉衍将目光投到树下。

许多人聚集在那边,忙着挂牌许愿。看着这幅画面,段嘉衍不由得笑出来:“你信这个?信这玩意儿还不如信我。”

他顿了顿,眼里的笑意越来越盛:“我比这棵树经济实惠,不需要你挂牌子,你说两声好听的,我试试能不能让你愿望成真。”

“……”】

宁城一中的学生们替校霸捏了把汗。


结合一中两棵草平时的相处,乍一看好像没问题…………


个鬼啊!!!段嘉衍你当校霸的气场呢?!这时候难道不应该配上狂霸酷拽的表情吗!!你这一脸小o(情)反(趣)攻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还有路星辞!你不应该冷漠冷笑吗!你怎么也一脸宠溺啊!!!


宁城一中的学生们脸上出现了裂痕。



【见路星辞不说话,段嘉衍没轻没重地拽了下他的衣领,调戏一样问:“小哑巴,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啊?”

路星辞耐心地等他扯淡过了,才开了口:“我本来不信这些,但还是想给你求个好运。”

段嘉衍一愣:“给我?”

结合对方的反应,他忽然意识到了:“你是特意带我过来的?”

他原本以为,路星辞只是想来逛个庙会。

路星辞望了眼迎风摇晃的木牌,再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自己也笑了:“好像是挺迷信。”】


姜瑶看着不远处站在圈里一句话也不想说的路星辞有些好笑。


平时对这些迷信的东西一概不放心上的人在未来居然特意带别人去许愿,能不新鲜嘛。


姜瑶对这个“疑似未来儿媳妇”的人有些好奇。


【段嘉衍动了动唇,欲言又止。

“就当写着玩儿吧。”路星辞说着,对他道:“我去买两块许愿牌?”

段嘉衍点了点头。

等他回来,段嘉衍从他手里接过了一块许愿牌。这块许愿牌上边空无一字,卖家提供各色的马克笔,供游客书写使用。

“这个怎么用?”段嘉衍看周围人都在埋头写字:“随便写?”

“把对未来的期望写上面,一会儿再挂上去。”

“那我就写,希望路星辞下辈子好好投胎,变成我的童养媳。”段嘉衍自娱自乐得还挺高兴,看他已经写好了,好奇地凑过去:“你写的什么?”

“希望你考到自己理想的成绩。”他没计较段嘉衍的胡言乱语,把马克笔笔盖合上后,递给段嘉衍:“写吧。”

“……”段嘉衍对比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太恶毒了一点儿。

他沉默片刻,忽然想到什么,开了笔盖低头写字。

等段嘉衍写好了,路星辞已经把他自己那块许愿牌挂在了树上。段嘉衍走到他旁边,也伸手将红绳绕上树枝。

看段嘉衍绕得还挺细致,路星辞问:“我能看看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他伸出手。

段嘉衍的字一直写得很好看。路星辞曾经以为他天赋不错,问了才知道,小时候付媛逼他上过半学期练字班,虽然这家伙后来无师自通学会了翘课,但基本的形神构架他还是学了个大概。

干净利落的字迹,在木牌上写下了段嘉衍的愿望。】


空间里众人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就连段嘉衍自己也好奇未来的自己会写什么愿望。


可他们越是心急,屏幕越是不做人(?)。祂把木牌打上了马赛克。


所有人:……


祂没去管一群人的抱怨,而是把屏幕渐渐虚化(模糊),刷新出了一个问答题。


问题1:段嘉衍写了什么愿望?(答出关键点即可)

指定回答人物:简松意、柏淮、傅清疏、沈隽意。

答题时间:五分钟


在众人一脸见鬼的表情下,两个圈的中央凭空出现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本打算默默看戏吃瓜的四人措不及防被点到名有些懵。


傅清疏首先反应过来,向两位主角投去目光。


段嘉衍张了张嘴想说自己也不知道,但又惊奇地发现自己发不出声。


看向路星辞,他也一样。


这时非常欠炸的屏幕又缓缓刷出了一行小字——


注:问题主角不可予以提示。


段嘉衍:……我提示个鬼啊!


别人是指望不上了,四人只好开始讨论。


简松意:“临近高考一般都是求个好成绩吧?”


沈隽意:“小情侣许愿应该不会只许成绩相关的吧?”虽然他没有面对路段二人,但意味很明显了。


段嘉衍:……我不是我没有


路星辞:……别问,问就是不想说话


四人讨论了会儿,最终在众人一脸wtf的目光下一齐写下了三个字。


路星辞”


段嘉衍下意识想出声反驳,意外地发现自己能说话了:“不……”


没等他说完,屏幕上又刷新出了一行字:


检测到接近正确答案,播放正确答案。

奖励稍后发送。


【-人闲车马慢,路遥星亦辞。

“不知道写什么,就写这个了。”段嘉衍见他一直盯着看,摸了摸鼻子,模糊道:“想了想,好像最恰当的还是这个。”

他没把话说清楚,但两个人都明白。

他把他当作了未来。】


段嘉衍这次彻底说不出话了。


他的未来是路星辞吗?


……


至少现在还不是吧。


路星辞有些意外,他名字的来历一直挂在他家住宅,从没和外人提起过。但不排除未来的自己告诉段嘉衍的可能。


所以……


自己未来到底有多喜欢他啊。


——


码完了!(断断续续码了一天)

考完了!我凉了……(这次发挥失常了呜呜呜呜)

好像没多少联动……(沉思)

讨论过程我不会写……【抱头】

我个人觉得这时候的段嘉衍还把路星辞当作情敌(死对头),就算知道这个人在未来是自己对象,那至少现在他俩互相没感觉。硬写什么“突然发现这个人好像有点可爱”太尬了救命。

(感情线可能有点慢,我到后面会放未来的人物来空间的)

下一章两a主场!你们想看什么甜的名场面告诉我!


彩蛋是一个小预告:答题正确的奖励。


--

踢踢:@墨十五 @白榆 @旗子 @椎 名 桃 愛⣠ @松崽♡.「Ꮤ」 @草我有新灵感先更晚上再退lof @Sunshine @我磕的cp都是真的 @挽挽 @╯辞玖. @⚈้̤͡ ˌ̫̮ ⚈้̤͡" @熊 @最爱and大大的鸽子羽毛 @jsdhwdmax @潇菟 @对不起,无意冒犯(巧佳) @九阳天歌 @淮南 @lec. @楚安瑾 @晚夜微雨♡^▽^♡ @是你的清辞嘛 @谢洛羽 @耶耶啵啵 @墨染流云 @想不出iD @Neverland. Kill @陌丄、泠鸢 @忘忧兰 @万里是浮云丶 @经流年,长歌倚 @玖璃 @咸鱼 @AD时 @kikiko @允 @江绪 @无语 

(踹完我人没了)




Q:当你的二本命掐着大本命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了句三本命的台词?

江斜掐着夏习清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没有他的世界,我哪里都不去”


某汐某珩:???

龙柒

dbq可能很多人不理解

但你细看她的文会发现,她的文虽然整体是苏爽甜,但可能甜着甜着就措不及防一把刀。

我只看了她的《荣光》和《游戏加载中》,明明两本都是甜文,但我每次都哭了(?

正经刀也有很多,神之队啊,六王子啊,攻受的童年啊,刀刀致命。

但有时候,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可能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受过的痛苦永远不是嘴上说的那么轻松,只不过是不想让爱人担心。(呜呜呜在江老邪那里深刻体会到了)


(捂脸)糟糕,深渊党身份暴露了

Q:不说cp名字说一个著名的梗,让别人来猜一猜是哪对?

“小松鼠就是我,我就是小松鼠”


“爸爸!路爸爸!”


“崽崽,你什么时候长大啊”


“他就是我的执迷不悟”


“这是我对你的忠诚”

Q:不说cp名字说一个著名的梗,让别人来猜一猜是哪对?

十弧光!!!200次陪玩!

(冷圈女孩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Q:有什么同人干不过官方的cp吗?

?没人提自习吗!

蒸煮按头磕!蒸煮亲自产量!

“全国的自习女孩都为我见证,我的绯闻对象有且仅有夏习清”

某xxj:姐姐求更啊!